您現在的位置:总进球 > 資訊 > 正文

反家庭暴力:讓勇敢有回音,我們還有多遠?

总进球 www.bowru.com 來源:新華網| 2018-11-27 14:42:33

新華社長沙11月24日電題:反家暴:讓勇敢有回音,我們還有多遠?

新華社“中國網事”記者袁汝婷

從業多年的律師萬薇,接手過不少涉及家暴的案子。以前,她會先問當事人:“他為什么打你?”

直到2015年,萬薇參加了一場反家暴培訓。湖南警察學院家庭暴力防治研究所所長歐陽艷文在課上說,這是個很糟糕的問題。

對內心極度敏感脆弱的受害人,它可能傳遞一個錯誤的潛臺詞:“是不是你有什么不好?如果有理由,他是可以打你的。”

“家暴就是違法!”歐陽艷文說。

萬薇被震撼了。越來越多人和她一樣,漸漸意識到,反家暴,是一場不僅需要熱血與正義,更需要知識、理念、機制和技巧的戰爭。

觀念:“家暴是個多大的事?”

一位法官向記者講述了這樣的場景:2017年,他為?;ぜ冶┦芎θ?,簽發了一份人身安全?;ち?。在遞送協助執行通知書時,一名年輕的公職人員斜睨了他一眼:“家暴是個多大的事?誰有工夫管這閑事?”

家庭暴力是“私事”“閑事”“家務事”?這樣的錯誤觀念曾長期存在。

當被問及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》(以下簡稱《反家暴法》)施行近三年,最大的進步是什么?法官劉群首先笑言:“我們對家庭暴力的干預工作,不再被人當笑話講了。”

可觀念的阻礙還是存在。

今年,歐陽艷文給湖南剛上任的一批派出所所長講了一堂反家暴課。講座后不久,一位所長打來電話說起丈夫打妻子的一案:“老師,那女的可能出軌了,這要作為案例是不是有點瑕疵?”

“‘女人有作風問題,不是該打嗎’,這是那位民警問我的。”這讓歐陽艷文感到沉重,“我們根深蒂固的一些觀念,要改變依然艱難。”

多位受訪業內專家認為,反家暴,根源上是對許多傳統觀念糟粕的挑戰,比如“法不入家門”“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”“家丑不可外揚”……同時,它也是對社會性別平等的呼吁。

“不要小看觀念的變化,這是特別難、又特別在根子上的。它不變,其他都很難變。”歐陽艷文說。

?;ぃ捍穎;ち畹礁娼朧?,“隱形障礙”亟待破除

2000年,湖南就出臺了全國第一部預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地方性法規。

歐陽艷文,被稱為“中國警察反家暴第一人”,他幾乎跑遍全國,向警察普及反家暴知識;劉群供職的岳麓區人民法院在2008年就簽發了湖南首份人身安全?;ち?,2010年,簽發了全國首份以男性為?;ざ韻蟮娜松戇踩;ち?,2016年,簽發了全國首份由婦聯組織代為申請的人身安全?;ち?童廣峰供職的天心區人民法院,去年1-10月發出的人身安全?;ち?,占到了全國的約1/18……

在反家暴領域,湖南被認為做的不錯。然而,哪怕在湖南,直到一個月前,仍有許多區縣發出告誡書和人身安全?;ち畹氖?,都是零。

告誡書,是公安機關對違反法律、法規的輕微家庭暴力或不宜直接作出行政處罰的家庭暴力行為,督促加害人改正而做出的書面告知文件。

人身安全?;ち?,是人民法院為?;ぜ彝ケ┝κ芎θ思捌渥優吞囟ㄇ資艫娜松戇踩齔齙拿袷虜枚?。

“24.7%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暴”,在這樣的數據面前,業內專家們不相信,“0封告誡書、0張?;ち?rdquo;是因為不存在家暴,或沒有受害人求助。

那么,障礙究竟在哪?

歐陽艷文在培訓中發現,不少地區的基層一線干警完全不知道告誡書的存在,甚至不了解《反家暴法》;在警校的學歷教育中,反家暴工作并非常規內容,目前只能通過特定培訓普及,但范圍十分有限。

劉群、童廣峰說,許多基層法官對人身安全?;ち畬嬖謐叛現匚蠼?。“?;ち釷羌冶┑母衾肭?,簽發以家暴危險存在為前提,不以家暴已經實際發生為必要前提。”而在現實操作中,一些法院要求申請人必須舉證家暴事實存在,這無形中大大抬高了?;ち釙┓⒌?ldquo;隱形門檻”。

懲戒:“???000元能有什么用?”

“如果不讓施暴者付出代價,家暴怎么會停止?”施暴者方毅(化名)的故事,讓童廣峰一直思考著這個問題。

2017年11月,受害人王蓉(化名)來到天心區人民法院,因丈夫方毅長期施暴而申請人身安全?;ち?。

方毅是多家公司的董事長。與絕大多數施暴者不同,他在被傳喚時顯得財大氣粗、趾高氣揚。傳喚到庭,完成人身安全?;ち畹牟枚?、簽字程序后,方毅將筆遞還給童廣峰,順口問道:“法官,這個?;ち釔諳奘橇鱸擄?”

童廣峰稱是。方毅立即轉過頭,指著王蓉惡狠狠地說:“六個月以后,我打死你!”

簽完字不到一分鐘,方毅因恐嚇而違反?;ち?。童廣峰當即決定處罰他。

根據《反家暴法》相關規定,被申請人違反人身安全?;ち?,尚不構成犯罪的,人民法院應當給予訓誡,可以根據情節輕重處以一千元以下???、十五日以下拘留。

因方毅身患冠心病、高血壓等多種疾病,法院酌情決定“頂格???rdquo;一千元。

“你,去交錢!”方毅命令王蓉繳納???,王蓉乖乖聽從。

那一刻,童廣峰五味雜陳。他既哀其不幸,又怒其不爭,更清楚地知道,1000元對于眼前施暴人的懲戒作用,微乎其微。“如果他回家后打老婆10個耳光,是不是我還是只能罰他1000塊?”

有法學專家認為,如果家庭暴力沒有被懲罰,那么,它就會變成解決家庭糾紛“最便捷有效”的手段,施暴人不會有足夠的動力在將來家庭糾紛發生時,放棄使用家庭暴力作為手段。

“我們常把家暴施暴人說成性格不好。那為什么不打外人,專打家人?因為對家人施暴,代價太輕。”童廣峰說,“反家暴,必須讓施暴者付出沉重的代價!”

“我們不斷鼓勵受害人‘勇敢站出來’。鼓勵勇敢是最容易的,可勇敢之后呢?”采訪中,許多業內人士問出這樣的問題。

勇敢之后,要有回音——這是反家暴工作者們,始終在呼吁和追尋的答案。

(編輯:侯程方 )

分享到:
版權申明

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公益之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特別關注

資訊推薦